首页
> 司法统计 > 工作报告
 
2017年新昌县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发布日期:2018-02-07 字号:[ ]


新昌县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2018年1月18日在新昌县

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

新昌县人民法院院长   钱长龙

 

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县人民法院向大会报告工作,请予审议,并请政协委员和其他列席人员提出意见。

2017年,我院在县委、县人大及其常委会和上级法院的领导、监督、指导下,在县政府、县政协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牢牢把握司法为民、公正司法工作主线,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各项工作取得了新进展。一年来,共新收各类案件10704件,办结10566件(含旧存),同比分别上升21.86%和20.42%,收结案数量首次突破一万件,创历史新高。

一、坚持以执法办案为中心,全力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宽严相济,依法惩治刑事犯罪。受理刑事案件445件,审结443件,同比分别下降25.21%和26.66%,判处罪犯704人,同比下降19.63%,其中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97人。准确把握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273名具有法定从轻情节的被告人适用缓刑。严惩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毒品犯罪等危害社会治安犯罪245件349人,依法审结涉案金额达2200余万元的黄家存等9人非法经营案,切实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审结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案件21件41人,保障“舌尖上的安全”。坚持严惩腐败,审结贪污、受贿、渎职等职务犯罪案件7件11人,其中原七星街道馒头山村委会主任王焕中因犯滥用职权、受贿、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定纷止争,妥善调处民商纠纷。受理民商事案件5952件,审结5918件,同比分别上升21.54%和20.02%。倡导文明和谐家风,妥善审理婚姻家庭、继承等家事纠纷607件。兼顾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和企业生存发展,审结追索劳动报酬等案件96件。注重民生权益,审结交通事故、医疗损害赔偿等侵权纠纷756件。采用“集中送达+集中开庭”模式,在10天内审结涉东南嘉苑200余件物业纠纷案件,自动履行率为100%。尊重契约自由,保护诚信经营,审结买卖、租赁等合同纠纷441件。妥善应对经济新常态下的房地产市场引发的纠纷,审结房屋买卖、建设工程纠纷等案件157件,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良性互动,支持监督依法行政。受理行政诉讼案件153件,审结148件,同比分别上升91.25%和76.19%。坚持合法性审查标准,充分发挥司法监督职能,判决行政机关败诉18件,败诉率14.19%。推进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经法院协调促成和解撤诉23件,占15.54%。审查环保、国土等非诉执行案件212件,准予执行率98.11%。落实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出庭应诉率连续五年达100%。加强司法与行政的良性互动,联合召开府院联席会议,连续六年向行政机关发送行政审判白皮书,助推依法行政。

全力破难,强化胜诉权益保障。新收执行案件3331件,办结3233件(含旧存),执结到位标的4.42亿元,同比分别上升15.98%、15.01%和90.12%。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积极争取各方支持,县“两办”联合下发《关于支持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实施意见》,县人大常委会专门作出《关于进一步推动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决定》,推动构建覆盖全县的“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大格局。相继开展“惩老赖•保民生”、“破难一号”等专项执行行动。综合运用惩戒措施,累计查询执行线索46691条,查封、扣押、冻结各类财产4478项,将2215人纳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公开曝光965人次,限制高消费2215人次布控1159人次,拘留241人次,有力督促被执行人自动履行义务。试行委托调查令、悬赏执行等方法,借助社会力量破解“人难寻、财难找”的问题,提升执行效果。严厉打击拒执行为,对8名涉嫌拒执等犯罪的被执行人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已对3人依法判处刑罚。加大执行宣传力度,试行执行不能案件网上公示制度,引导社会公众正确理解“执行不能”和“执行不力”的区别。

二、坚持以服务大局为己任,精准护航社会经济发展

全方位紧扣中心工作。出台《关于司法服务保障全县拆改工作的意见》,成立司法服务拆改工作领导小组。坚持关口前移,提前介入大明市区块征地拆迁、旧城改造等重点项目建设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建立定向服务联系制度,积极为拆改方案的制订及工作推进提供法律服务。设立绿色通道,整合骨干力量成立专业化合议庭进行集约审理,已平稳审结涉“农嫁女”等拆改案件258件。围绕我县“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充分发挥驻“十九峰”景区司法联合调解站功能,快速处理涉旅游纠纷。

多举措助推转型升级。积极探索符合区域经济特点的知识产权综合保护模式,在县委和上级法院等关心下,成立了新昌县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服务中心,组织召开首次联席会议,为新昌创新驱动提供更强司法保障。推进“僵尸企业”司法处置,助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受理破产申请案件5件,审查完毕4件,依法处置绿夏环保、天马建筑破产清算案件。加大对实体经济的司法支持力度,审慎运用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最大限度维持企业“造血”功能。

重源头维护金融秩序。积极应对民间借贷案件高发态势,审结民间借贷纠纷1790件,涉案标的5.44亿元,营造良好的民间融资环境。推进涉银行不良资产的司法处置,审结金融借款、小额借款、信用卡纠纷等金融纠纷365件,解决争议标的额4.73亿元,有效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审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11件69人,有力维护经济金融秩序。完善金融司法联动协作机制,连续五年召开金融审判与金融监管联席会议,深入分析研判金融风险。

深层次参与社会治理。严格执行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规范暂予监外执行工作,积极参与社区矫正、回访帮教等工作,有效预防和减少犯罪。与属地政府和基层组织构建涉稳信息共享机制,配合做好特殊敏感时期的信访维稳工作,综合施策,一揽子解决章某某、潘某某长达十三年的涉执信访老案。大力开展法制宣传,举办新闻发布会3场,发布司法白皮书3份,开展送法进基层活动10次,婚姻家庭、民间借贷、职务犯罪等专题广受好评。加强对弱势群体的司法保护和救助,发放司法救助金9.82万元,为困难当事人缓、减、免诉讼费15.14万元。关注审判中发现的社会管理等难题,及时发送司法建议5件。

三、坚持以改革创新为抓手,凝聚法院内生发展动力

稳妥推进法官员额制,完善人员分类管理。严格法官入额标准,通过笔试面试、业绩考核、民主测评等规范程序,遴选产生第二批员额法官16名,让更多的优秀法官充实到审判一线。推进辅助人员管理改革,顺利完成首批18名法官助理的任命和首批9名司法雇员的招考工作,逐步缓解审判辅助力量长期短缺问题。突出法官主体地位,员额法官直接签发案件6749件,有效提升整体办案效能。探索推进法院内设机构改革,逐步走上审判专业化、法官精英化、管理扁平化轨道。

严格落实司法责任制,规范审判权力运行。设置院庭长权力清单,推动审判管理监督由微观的案件审批、文书签发转向宏观的全院、全员、全过程的案件质量效率监管。扎实推进院庭长办案常态化,入额院庭长办结各类案件2629件。搭建专业法官会议平台,改进审判委员会制度,限缩讨论案件范围。实行流程节点管理、综合质量管理、审务督查管理和归档报结管理“四合一”的全程监管体系,累计评查8614份裁判文书,实名通报77人次。强化审执态势分析和质效研判,月均存案工作量、平均审理天数、二审改判发回率等反映质量和效率的主要指标位居全省基层法院前10位、全市法院首位。

推进“三大机制”建设,积极回应群众关切。严格落实立案登记制,借助互联网技术跨域立案、网上立案3501件,主动对接“最多跑一次”改革,打通立案难的瓶颈。出台制度加大对恶意诉讼、虚假诉讼等行为的甄别力度,维护立案登记秩序。推进新型诉讼服务中心建设,以立案大厅为基点,分别设置接待区、综合区及执行区,不断完善便民利民举措。探索覆盖诉讼全过程的调解工作机制,构筑诉前化解、立案调解和简案速裁“三道过滤网”,努力将60%以上的案件解决在诉讼服务中心,民商事案件调撤率达67.63%。聘请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潘海燕等54名社会贤达为特邀调解员,增强法院在调解疑难复杂案件中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落实诉讼制度改革,创新司法工作机制。积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推进侦查人员、鉴定人、证人出庭作证,充分发挥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的决定性作用。联合公安、检察院出台《关于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办理的实施细则》,探索以要素式、流程化方式审理轻微刑事案件。严把刑事案件质量,审查后建议检察机关撤诉1件,改变指控罪名8件。探索家事审判方式改革,积极推动形成社会主义家庭文明新风尚。强化繁简分流机制,在诉讼服务中心派驻简案审判团队,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小额诉讼程序审理案件1891件,占一审民商事案件的31.95%,大大缩短了诉讼周期,减轻了群众讼累。

四、坚持以自身建设为重点,持续锤炼队伍能力品质

把思想政治建设放在首位。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扎实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引导广大干警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着力抓好司法改革时期的队伍思想稳定工作,确保人心齐、队伍稳。坚持“三会一课”制度,举办专题党课4次,推动党内教育从“关键少数”向广大党员拓展、从集中性教育向经常性教育延伸。隆重举行新任审判员与新入额法官宪法宣誓仪式,提升法官职业使命感、尊荣感。注重发挥工、青、妇组织的作用,组织干警参加演讲比赛、运动会等文体活动,舒缓干警工作压力,营造团结协作、健康向上的良好氛围。

把司法能力建设摆在中心。持续加强法官队伍专业化建设,夯实法官驾驭庭审、适用法律、制作文书和做群众工作的能力,涌现出了“全国法院办案标兵”等精英法官。与浙江大学联合举办2期法官综合素质培训班,对全体干警实行轮训。建立绩效考核、评先评优、晋职晋级管理机制,通过竞争上岗选拔中层干部10人,持续优化干部队伍结构和年龄梯队。加强学术研讨和调查研究,多篇学术论文和裁判文书在全国、全省法院系统比赛中获奖。

把廉洁纪律建设挺在前面。严格执行“浙江法院五条纪律”,持续抓好“三大窗口”纪律作风督查。通过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状、参观警示教育基地等形式,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廉政建设格局。畅通投诉举报渠道,通过随案发放廉政监督卡、召开座谈会等方式,及时掌握涉案廉洁动态。不定期对办公秩序、庭审规范、干警仪容举止等情况进行检查,编发《审务督察通报》12期。认真落实防止领导干部干预、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两个规定”,促进公正廉洁司法。

把基层基础建设落到实处。加强人民法庭软硬件建设,大市聚法庭、儒岙法庭已完成新型诉讼服务中心建设,澄潭法庭诉讼服务中心改造工程正有序推进。大力推进庭审记录改革,安装应用智能语音识别系统,以录音录像代替人工记录,有力促进办案流程的提速增效。建成执行指挥中心,全面启用道交案件“网上数据一体化处理”、浙江法院律师服务等平台,先后改造完成9个庭审直播法庭,稳步推进智慧法院建设。

五、坚持以接受监督为保证,促进司法公正高效权威

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不断强化主动接受监督意识,向县人大常委会专题报告商事审判工作情况,认真抓好审议意见整改落实。加强代表委员联络工作,邀请25名代表委员视察法院、旁听庭审,多渠道听取代表委员意见50余人次。支持配合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责,注重法官与律师的良性互动,共同维护司法公正。及时更新廉政监督员名单,落实人民陪审员“倍增计划”,普通程序案件陪审率达98.99%。创新监督方式,实行第三方回访制度,委托中国电信对1206件执结案件逐案电话回访申请执行人,满意率达90.47%,对不满意的逐案调查、甄别。在诉讼服务窗口和网上诉讼服务端口建立群众满意度评价系统,自觉接受群众监督。深化司法公开四大平台建设,及时公布审务情况,公开裁判文书6741份,网上庭审直播案件169次,发布官方微信174期,满足社会知情监督需求。

各位代表,一年来我院各项工作取得了新的成绩与进步,是县委正确领导,县人大及其常委会有力监督,县政府大力支持,县政协和社会各界关心、支持和帮助的结果。在此,我代表县人民法院表示衷心的感谢!

在看到成绩的同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法院工作还存在着不少困难和不足:一是全年收结案数量首次突破1万件,司法的需求与供给日益紧张,一线法官人均结案237件,工作处于超负荷状态,健康堪忧。二是随着司法改革进入攻坚期、深水区,司法责任配套改革略显滞后,需要尽快完善确保司法公正的审判运行机制。三是执行工作与人民群众的期待还有差距,执行威慑力有待全方位拓展,执行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大,执行工作需要进一步规范。四是法官的政治素质与能力水平需要进一步提升,队伍建设任重道远。对此,我们将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群众的需求为着力点,紧紧依靠党的领导,争取各方支持,使人民群众有更多的司法获得感。

 

2018年工作安排

 

2018年,我院的总体工作思路是: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省市县党代会精神,紧紧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以执法办案为要务,以群众需求为导向,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以队伍建设为抓手,以案件质效为根本,努力提升法院司法公信力,为建设美丽新昌提供新的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一是找准服务大局的契合点,保障中心工作更有作为。主动将法院工作放到县委大局中去谋划,延伸审判职能,全面服务保障产业转型、科技创新、全域旅游等中心工作。妥善处理征地拆迁、旧城改造等重大项目推进过程中引发的矛盾纠纷,助推城市功能品质提升。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更好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建立“执转破”衔接机制,充分发挥破产和解、重整等司法功能,有效服务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二是立足执法办案的根本点,提升审执质效更富成效。狠抓执法办案第一要务,回应人民群众对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的新期待,有效提升人民群众的司法获得感。持续推进“三大机制”建设,促使“最多跑一次”改革覆盖至司法服务各领域。妥善审理各类民生案件,加强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切实将司法为民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巩固提升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成果,构建执行破难长效机制,努力使每一件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执行到位。

三是寻求司法改革的突破点,坚持创新发展更加深入。稳步推进司法责任制等各项改革任务落地见效,合理配置审判资源,不断破解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落实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在法庭。完善普通程序、简易程序、速裁程序等操作规程,努力实现审判全程提速。支持配合监察体制改革试点,保持反腐高压态势。大力推进“智慧法院”建设,积极探索移动互联环境下司法公开新途径,让公平正义可见可信。

四是把握从严治院的着力点,确保队伍建设更添活力。坚持党对法院工作的绝对领导,强化“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更加自觉接受人大、检察院和社会各界监督,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和从严治院向纵深发展。创新人才培养机制,在严管上动真格,在厚爱上用真情,大力推进法院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努力建设一支信念坚定、司法为民、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人民法院铁军。

各位代表,新的一年,我院将在县委的坚强领导下,在县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有力监督下,忠实履行好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责,以奋发向上的精神、以只争朝夕的干劲、以求真务实的作风,把审判做精,把队伍做强,把服务做优,为我县推进先进产业引领区、全域旅游体验区、创新发展示范区建设和谱写新时代美丽新昌建设绚丽篇章作出新的更大的司法贡献!

 

附件一:新昌县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有关用语说明
附件一

新昌县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有关用语说明

1.家事纠纷(见报告第2页第11行):是指涉家庭内部成员之间矛盾纠纷的案件,如婚姻案件、赡养抚养案件、遗产继承和析产案件、收养关系案件等。

2.“集中送达+集中开庭”模式(见报告第2页第13行):为提高审判效率,对于一方当事人相同的案件或同类型案件采取集中时间送达法律文书,集中时间审判的方式。

3.自动履行率(见报告第2页第15行):是指生效的法律文书因案件当事人的自动履行而未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案件数占年度具有可执行内容的生效法律文书总数的比率。

4.府院联席会议(见报告第3页第4行):即行政复议和行政审判联席会议,每年由政府与法院联合召开,旨在深化行政与司法良性互动,预防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稳定和谐,重点研究与依法行政相关的热点难点问题,形成共识,共同预防和化解行政争议。

5.执行难(见报告第3页第8行):是指由于被执行人隐匿转移财产、有关方面拒不协助执行、执行机制不顺畅和执行人员自身存在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拖延执行等原因,导致案件无法执行的情形。

6.委托调查令(见报告第3页第16行):是指在执行阶段,因申请执行人无法获取相关证据,履行相应的举证责任,经申请并获人民法院批准签发的供指定律师或者法律服务工作者向有关单位或个人调查收集特定证据和线索的法律文书。

7.悬赏执行(见报告第3页第16行):是指通过引入保险的方式,为申请执行人节约悬赏成本,迅速查明被执行人下落和财产线索的执行措施。申请执行人只要缴纳一定的保费,举报人在保险期内提供能找到被执行人或其财产线索的,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

8.执行不能(见报告第3页第19行):执行立案后,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且申请人在执行立案后三个月内无法提供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的;对发现的财产已经处置完毕,又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的;对发现的财产因客观原因不能处置,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的,属于“执行不能”案件。

9.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见报告第5页第5行):犯罪记录的存在,会给被判处刑罚的未成年人在升学、就业、生活等方面带来一些消极影响,甚至为他们重新犯罪埋下隐患。根据“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以及“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

10.法官员额制(见报告第5页第16行):是指在法院内部对法官实行员额制管理,推动建立以法官为中心的人员配置模式,实现法官队伍的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并确保进入员额的法官充实到审判一线。

11.人员分类管理(见报告第5页第16行):是指在司法体制改革中,根据不同的岗位性质、职责特点和成长规律,将法院工作人员划分为法官、审判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三类,并明确岗位职责,实行专业职务序列分类管理。

12.司法责任制(见报告第6页第3行):是指以严格的审判责任制为核心,以科学的审判权力运行机制为前提,以明晰的审判组织权限和审判人员职责为基础,以有效的审判管理和监督制度为保障,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确保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

13.月均存案工作量(见报告第6页第10行):根据报告月前12个月未结案数均值,参照报告月前12个月(含报告月当月)结案数均值,测算所需的工作时间。

14.平均审理天数(见报告第6页第10行):是指报告期审理各类案件的平均自然天数(不包括执行、刑罚变更案件及最高法院明文要求“暂缓审理”和破产案件的审理天数,不扣除因法定事由减去的期间)。

15.二审改判发回率(见报告第6页第10行):是指二审改判、发回重审案件占二审结案数的比率。

16. “三大机制”建设(见报告第6页第13行):浙江高院于2016年9月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大立案、大服务、大调解”机制的指导意见》,提出“三大机制”建设要在“2016年下半年启动、2017年建成、2018年见效”的要求。该机制着力构建一个除庭审、执行之外的涵盖所有司法服务功能的体系,通过提供一站式、综合性、全方位的诉讼服务,加强人民群众诉讼权益保障,加大诉前和审前的矛盾纠纷化解力度。

17.立案登记制(见报告第6页第13行):2015年4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明确自5月1日起施行立案登记制,对符合条件的民事起诉、行政起诉、刑事自诉、强制执行和国家赔偿申请,一律接收诉状,当场登记立案。对不符合形式要件的,应当及时释明,以书面形式一次性全面告知应当补正的材料和期限。对不符合法律规定条件的,应当依法作出裁决。

18.跨域立案(见报告第6页第14行):是指依托网上诉讼服务平台,在全省范围内建立跨域异地立案制度。对一审民商事、行政和申请执行案件,当事人可以就近向法院或人民法庭递交起诉(申请)材料。收件法院将材料扫描后通过网上诉讼服务平台推送至受诉法院。对符合立案条件的,受诉法院出具受理通知书,并通过网上诉讼服务平台推送至收件法院向当事人送达。对不符合立案条件的,受诉法院在法定期限内作出不予受理裁定书,自行或者委托收件法院向当事人送达。

19.网上立案(见报告第6页第14行):是指开通网上立案服务平台,当事人通过实名注册后,可直接在网上提交一审民事起诉状、行政起诉状、强制执行申请书及相关证据材料。对符合受理条件的,受诉法院及时登记立案,并通过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向当事人发送登记立案信息;无法确认是否符合立案受理条件的,法院预约申请人携带相关材料到立案窗口当面核实,再决定是否立案。

20.新型诉讼服务中心(见报告第6页第16行):是指因地制宜对原有诉讼服务大厅进行升级改造,按照审判辅助性服务、审判事务性服务、审判服务、社会服务和律师服务五大区块进行合理布局,将原先分散在各庭室的材料收转、文书送达、档案查阅等功能集中到诉讼服务中心窗口统一办理,为群众接受诉讼服务提供便利舒适的空间环境。

21.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见报告第7页第2行):2016年6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指出要以庭审实质化改革为核心,以强化证人、鉴定人、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和律师辩护为重点,着力推进庭审制度改革,让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等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真正做到诉讼证据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在法庭。

22.小额诉讼程序(见报告第7页第10行):按《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单一金钱给付之诉,标的额低于当年公布的小额诉讼案件标的限额标准的民事案件,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实行一审终审。小额诉讼案件庭审可以适当简化,一般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一个月内审结,一个月内不能审结的,经批准可以延长至三个月。

23.浙江法院五条纪律(见报告第8页第9行):是指严禁冷横硬推;严禁说情泄密;严禁吃拿卡要;严禁徇私枉法;严禁姑息纵容。

24.“三大窗口”纪律作风守则(见报告第8页第10行):2016年9月20日,浙江高院印发《浙江法院庭审纪律作风守则(试行)》、《浙江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纪律作风守则(试行)》及《浙江省人民法庭纪律作风守则(试行)》。

25.庭审记录改革(见报告第8页第19行):为深入推进司法公开,提高庭审效率,确保庭审记录客观、全面、真实,浙江高院在全省法院范围内试行以庭审录音录像、框架记录及庭后誊录取代传统庭审书记员全程书面记录。

26.智能语音识别系统(见报告第8页第19行):是专门针对法院工作场景开发,主要为庭审、调解等办案环节提供语音转写服务的智能化庭审支持系统。该系统能将庭审中法官和诉讼参与人的语言自动识别生成结构化的庭审笔录,庭审中普通话的语音识别正确率在96%以上,有效保障庭审记录的客观完整,大大提高了审判效率。

27.道交案件“网上数据一体化处理”(见报告第8页第21行):针对道路交通事故纠纷推行的包含行业调解前置、城乡赔偿标准统一、全流程在线审理、简式文书改革等内容在内的纠纷处理系统,以提高案件处理质效,是人民法院对“互联网+”时代道路交通事故纠纷处理新模式的探索。

28.司法公开四大平台(见报告第9页第13行):是指审判流程、庭审活动、裁判文书、执行信息四大公开平台。

29.“执转破”程序(见报告第11页第3行):是指执行法院发现被执行企业法人符合破产条件,经有关当事人同意后执行法院应当及时将案件移送破产程序,通过破产来化解相关矛盾纠纷。2016年5月,浙江高院下发《关于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衔接若干问题的纪要》,在总结全省法院执破衔接经验基础上,理顺执行、审判部门衔接机制,打通执行转破产路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