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分析
 
只办婚礼没领证,两年后一拍两散,男方列出60余万元“分手清单” ,女方却不认可。这笔“糊涂账”该怎么算?
发布日期:2020-12-16 字号:[ ]

(11月2日刊登于《浙江法制报》第7版)从恋爱到婚礼,周先生自认为在林女士身上花了不少“真金白银”。现如今,两人决定“分手”,周先生列了个清单一算,合计花了超过60万元。这笔钱还能不能要回?近日,新昌法院审结了周先生诉林女士婚约财产纠纷一案,并对案件所涉财产归属进行一一明确。


2017年6月,周先生和林女士确立了恋爱关系,双方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当时林女士的自造房正在装修,周先生便为其添置了电视机、洗衣机、热水器、床垫等物件,打算日后作为婚房。


2018年4月,周先生和林女士按照农村的习俗举办了婚礼,但一直没有领结婚证。后来,两人为生育子女决定共同出资去医院做试管婴儿手术。可惜,好景不长,双方因资金问题产生矛盾,周先生搬离了林女士的住处,林女士也终止了人工受孕。


最终两人选择分手。但周先生想着两年多来他在林女士身上花了不少钱。2020年7月,周先生将林女士诉至新昌法院,要求林女士返还他以结婚为目的给予的物件和款项,包括戒指、聘礼、装修出资、婚礼支出、转账款项、旅游消费支出、人工受孕费用支出等十余笔费用,合计60余万元。


林女士看到这份“分手清单”,表示不认可:聘礼、见面礼早已如数返还,办婚礼的钱是双方收取的礼金,支付宝微信的转账大多用于两年共同生活期间的生活开销。而且,恋爱期间林女士也有向周先生转账及赠予物品。


转账记录、聊天截图、刷卡记……二次开庭时,两人均为自己的主张和答辩提供了各自的证据。经过调查,法官对双方提交的十余份证据进行一一认定。


周先生购买的戒指系以缔结婚姻为目的的给予,为装修购买赠送的家电、床垫属于较为贵重的物品,均属于婚约财产,双方解除婚约后,林女士应当返还周先生。林女士为周先生油卡充值的款项1.5万元,属于婚约财产,可以要求返还。


婚礼支出、人工受孕费用支出,属于双方共同决议支出的消费性费用,并无其中一方实际取得钱财,各方均无权要求对方返还。


双方之间单笔转账不满1000元的款项,及具有特殊意义的款项为情侣恋爱期间形成的一般赠与,属于日常礼尚往来,不属于婚约财产,无权要求返还。根据双方转账记录,除去一般赠与无需返还部分,林女士应返还周先生20余万元,周先生应返还林女士3万余元。


聘礼、见面礼经双方确认已返还,其他消费支出等诉请缺乏证据支持,法院不予认定。


2020年9月30日,新昌法院作出判决,判令林女士返还黄金戒指、电视机、洗衣机、热水器和乳胶床垫,以及现金15万余元。目前,双方已履行完毕。


法官说法


双方已办理结婚仪式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并非夫妻关系,仅为婚约缔结关系。为了维持婚约关系和达到缔结婚姻的最终目的,婚约一方或双方赠与对方的财产即婚约财产。当具有婚约的当事人解除婚约或缔结婚姻的目的不能达成时,接受赠与的一方应当返还对方相应的财产。


婚约财产一般包含两种给付类型:一是基于习俗,一方给予对方钱款或物品,该钱物往往作为订婚的标志,通常称为彩礼;二是一方赠与对方贵重物品及生产、生活资料,如住房、汽车、金银首饰、金钱等,在双方缔结婚姻关系之后,受赠一方以嫁妆的形式融入家庭财产中,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具有亲密关系的当事人之间发送具有示爱等特殊含义数字的红包或转账,未注明用途的视为无偿赠与,不是借贷,也不属于婚约财产。婚约双方相互赠送的小额钱款、礼品及衣物等,则属于双方日常礼尚往来,不应作婚约财产认定处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